乐虎国际官方:历史网 > 战史风云 > 二战时期日本不为人知的另一暗黑面

二战时期日本不为人知的另一暗黑面

2016-07-13 15:36??来源:历史网

  由于美军占领期间,对前特高警察参与刑讯逼供、人身虐待的犯罪行为的追究本着自行申告原则,绝大部分相关人员,并未遭到申告,因而免于被追究;而极少数受到追究、被开除公职者,也在风头过后实现了“社会复归”——重新回到警界。

二战时期日本不为人知的另一暗黑面

  1925年《治安维持法》颁布后,反抗该法的日本民众被警察拘捕

  日本从战前到战时的特高警察,是暗黑时代的象征。战后,随着国家的民主化,虽然早已成为历史陈迹,但其实态却并不为人所知。在各都道府县编纂的《警察史》中,特高警察所实施的种种暴行及假特高之手所犯下的种种国家犯罪,被诸如“由一部分警察职员所制造的思想取缔问题”、“战败后,特高警察解体”等轻描淡写的记述一带而过。

  了解这个王国,对于我们理解日本社会,特别是弥漫其中的保守化特征有着重要意义。不能正视这样的历史痛苦,要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何其难也!

  这种状况的发生,当然与美军“首鼠两端”的占领政策及对日民主化改造的不彻底性有关。战后,由于害怕像德国的秘密警察组织盖世太保那样被彻底地追究、整肃,特高警察自行销毁了绝大部分犯罪证据,不仅成功逃避了政治整肃,而且“有效地”使这段不光彩的历史本身“蒸发”、“风化”。乃至在战后60余年的今天,唯独这段历史,当事者的口述、回忆等一手资料,几乎已被湮没。而重新发掘,在物证人证都已消灭的情况下,无异于沙漠上起楼阁,难乎其难。后人只能根据有限的史料,来最大限度地还原这个庞大的暗黑王国创设的背景和过程,勾勒一个大致的轮廓。

  缘起:“大逆事件”

  “大凡对那些试图破坏国家现状、扰乱社会秩序……否定国家体制之徒,国家将不得不走自卫的道路。”在1911年3月(明治四十四年)召开的第二十七届国会上,内务大臣平田东助痛陈国家在“危难”关头,奋起维护稳定的必要性。结果,就在这次国会上,出台了一个新政:从当年8月21日起,在警视厅设立“特别高等警察课”(课相当于中国行政体系的处),以应对国内日益升温的赤色思想宣传和社会政治运动——这就是被称为“特别高等警察”(简称“特高”)的秘密警察组织的由来。

  导火索是一年前的“大逆事件”。社会主义者幸德秋水等人被诬私制炸弹,密谋刺杀明治天皇,24人被捕(罪名是“大逆罪”),其中12人被处刑。然而,史料表明,这是一桩彻头彻尾的卑劣的政治构陷,目的是绞杀尚处于摇篮期的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运动。幸德秋水在终审法庭上痛斥公诉方:“连一个证人调查都不做,却胆敢作出如此判决——这是一场暗黑的审判,汝等要知耻!”

  但在当时,因真相完全被屏蔽,事件对社会造成巨大的冲击。

  桂太郎首相假惺惺地对明治天皇表示,要承担出现“皇国前所未有之罪犯”的责任,并提交了辞呈。天皇则表示,“事件系随时局变迁而伴生的余弊”,内阁并无责任,驳回了桂的辞呈。

  后者主要负责新闻出版审查;前者则负责各类行会、同盟的罢工、罢市活动的取缔和爆炸物取缔。可见,特高创设的背后,确有应对日益高涨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大背景。

  彼时的日本,正值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方兴未艾,而资本主义文明尚未完全成型的时期,如细井和喜藏在其著作《女工哀史》中所描绘的工人低工资、劳动时间过长等“低人权”现象普遍存在。劳动者的不满自然导致怠工、罢工的出现,且这种自发的反抗,日益成长为以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理念的民众有组织的社会运动。而这恰恰是统治层所恐惧的,奋起维护稳定,是其本能的诉求和现实选项。事实上,创设之初的警视厅特高课,仅下辖两个系(行政权限上从属于课的部门,相当于中国的科):特高系和检阅系。

相关内容推荐
标签: 日本
战史风云最新文章
热门图文
点击排行